百姓关注
首页
信件内容
信件编号:  20170502002
写信时间:  2017-05-02 11:51:34
来信标题:  离婚妇女土地权益
来信内容:
 我叫王爱萍,女,汉族,现年48岁,系洛川县槐柏镇槐柏街行政村一组村民1995年下半年,根据国家政策,我村干部路海明(小组长)统一分给我母女二人,位于本村柳树坪人口地各2.5亩,共5亩土地,1998年--1999年两年春季建成果园,后经镇政府颁发第二轮30年不变《承包经营权证书》及《承包合同》。2000年3月,我与该村村民路志军判决离婚,女儿路王丽随我生活,该地一直由路志军经营受益。自2005年起,我多次信访于镇政府、县政府要求确权退还土地,但至今数年来毫无结果。2017年3月20日我在洛川无一丝希望,随上访于延安市农经站,经农经站领导批示洛川县农经站处理,农经站满口答应协调镇政府调查,把我娘家村干部叫来,非要证明我母女地分到娘家里,我把娘家的土地证拿来,上面只有我父母和我弟三个人,无有证据证明我母女在娘家分有土地,他们再调查,让我到上白村种地去,哪里地多,等几天给我结果,有我的地就发证,没有就给我处理意见。结果调查后说原村干部死了,分地底册也调不出来,村民证明有我娘两个的地,但是没有人敢出来证明,因为路志军的哥当着村干部得罪不起,所以,他们也没办法处理。而事实上,原分地村干部路海明还在世,但镇政府就是拒不交出原来的承包合同。于是,4月17日我到镇政府,镇书记说让我找主管镇长,主管镇长让找包村片长,片长让我找农经站。我找到县农经站,农经站领导说他和路志军是一个村的要回避,让我找行站长,就这样,他们你推我,我推你,处理意见谁都不给我,还说1995年村里就不应给我母女分地。4月21日,我找镇政府,他们又说,我离婚了,路志军后娶的妻子、娃把我娘两个地顶替了,我母女两个人没有承包经营权。而我没有再婚,母女两个人的户口也一直在槐柏村里没有迁移过,他们凭什么把我娘两个土地承包经营权剥夺了?我和女儿犯了什么法?他们竟然公然违法敢把我和女儿两个人的承包经营权剥夺了。做为农民,我母女两人无房无一寸土地,靠什么生活来源,拿什么生活?这不是活生生要把我母女两个人往死路上逼吗?在四处求告无门之下,我信访到县政府,但信访局也拒绝受理我的申诉,所以,我控告上述相关政府部门不作为,不主持公道,请有关领导尽快还给我母女两人应得5亩人口地承包经营权,依法撤销路志军名下错误的确权登记,给我母女两人公正的土地确权登记。此致王爱萍 二0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回复内容
回复时间:  2017-05-11 10:58:24
回复内容:
 

接到延安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市长信箱有关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信件》后,我局高度重视,及时研究,特别是局长刘小鹏同志专门做出批示,要求一是洛川县农业局专题调研处理此事,结果分别报省、市;二是由市农经站进行督办;三是处理结果由市农业信息中心网上回复结案。

此纠纷信件转办洛川县之后,市农经站采取电联和借下乡之机,多次督办此事,要求洛川上报处理结果。

5月22日,市上收到洛川县农经站报送的《关于路王丽(路婷婷)反映农村土地承包营权确权登记问题调查处理情况的答复》。《答复》反映了当事人王爱萍、路王丽(路婷婷)与路志军家庭遗留问题时间较长且矛盾非常突出等原因。目前,此纠纷案件正在由洛川县政府成立的专题工作领导小组协调解决之中。

经请示有关领导同意,将洛川县上报的《情况答复》转回该县,责令洛川县按照《农村土地承包法》有关规定,认真调查处理此纠纷案件。如因双方矛盾难以化解,一时达不成纠纷调解协议,可依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有关规定,依法仲裁处理,并尽快将处理结果上报省、市,以便早日结案。

满意度反馈
对回复信息满意:
查询密码:
发表意见:

延安市人民政府主办

延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延安市政府电子政务办公室承办

联系电话:0911-2163108 陕ICP备06006468号